www.22sbc.com_www.22sbc.com-【全球公认】:千亿央企旗下资产重组中色股份拟购有色矿业75%股权

www.22sbc.com_www.22sbc.com-【全球公认】

2019-10-18 14:04:04

字体:标准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

  复活老底子手艺 海宁七旬老人再当“织女”#标题分割#  近日,在海宁市尖山新区(黄湾镇)黄湾村文化礼堂,一台老式手工织布机欢快地“吱呀”作响,77岁的朱去宝和76岁的朱矮妹正在用它织布。近年来,尖山新区(黄湾镇)为保护和传承农耕文化,筹集农耕生产时的旧纺纱机、织布机等工具,将这些带有老底子记忆的物件更好地保存下来,让老底子的摇纱机、手工织布机重新“复活”了。  77岁的朱去宝纺纱动作熟练,让人依稀看到她年轻时的风采。  据朱去宝回忆,她从10多岁就开始学纺纱,那个年代纺纱、织布基本上人人都会,很少有人去布店里买布,穿的用的都是自己织出来的。新采来的棉花需要去棉花籽,还要弹松棉花,卷成棉花条后才能上机纺纱,再用织布机一点点织,织出一匹布需要不少的程序,耗时甚多。“我们那时就是白天生产,晚上织布。织布很费力气,手脚都要协调。”朱去宝说,如今都是机器生产,老物件都很少有了,如果能有人把这门手艺传承下去,那是再好不过了。  朱矮妹正在用手工织布机织布。  尖山新区(黄湾镇)文化旅游中心副主任鲁彩虹介绍说,现在手工织布机几乎见不到了,未来年轻人可能都不知道曾经还有过这段历史,这样的农耕文化应该好好传承下去。为此,镇上在文化礼堂内摆放了纺纱机、织布机这些老物件,不定期请老手艺人来进行传统手工艺展示,也会组织村民和学生前来参观学习。“我们的初衷是想把老底子的东西保留下来,传统技艺和民族文化应该得到保护。”  朱去宝和朱矮妹将棉花弹松后做成棉条。

责任编辑:www.22sbc.com_www.22sbc.com-【全球公认】社友网: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关键词 >>

继续阅读

热新闻

热话题

热门推荐

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网站地图
百站百胜: 势赢交易9月30日操作建议 媒体评带量采购:让人们看到打破药价虚高的希望 国家电网系金融资产腾挪产业型央企金控再添一例 驻韩国大使馆:国庆假期赴韩游客谨防黑车和黑司机 5名00后女生KTV内暴打小学生21万韩国人请愿严惩 北京前三季度写字楼成交放缓空置率增加租金下跌 商务部:2018年便利店销售额同比增长8.3% 新中国成立70周年成就图片展在联合国总部举行 IMF选择保加利亚经济学家格奥尔基耶娃担任总裁 大兴机场准备起飞:“双枢纽”格局初步形成 三亚凤凰岛豪宅亿 这家香港企业拟捐出农地兴建公屋以纾缓房屋短缺 vivo市场承压提速“5G攻坚战”能否破局? 特朗普被弹劾调查美国民主党领导层集体发声 金力永磁连续4个一字跌停:巨额限售股解禁股东减持 央行谨慎推进法定数字货币落地暂无上线“时间表” 华为Mate30一分钟销售破5亿余承东diss苹果 首都机场大兴机场将迎于29日迎来出行高峰 神秘人地铁车厢玩涂鸦日本京都数千人出行受阻 最近,这一美国方案遭众多国家“集体拒绝” 一财刊文:如何减少我国知识产权贸易逆差? 中海物业耗资466.08万收购武汉中建捷诚物业全部股权 呼吁施压伊朗沙特外交大臣联大喊话:断其财源 万元寻猫未兑现女子道歉:承认转账造假很内疚 云南一教师调离时学生跪地挽留当地让“两边跑” 深交所党委书记吴利军正式出任光大集团副董事长 9年只融一轮资就成功上市的色魔张大妈:什么值得买? 韩连环杀人嫌犯母亲:儿子很善良法院:常打妻儿 宗庆后:老百姓有钱花敢花钱中国经济才能再次腾飞 莫迪为印度建1亿间厕所获盖茨表彰10万人却反对 十一出游保险护体:低至十余元的旅游保险靠谱吗? 明年iPhone要剪刘海儿?还能保留面部识别技术? 券商8月净利同比增长近500%机构看好这些券商股 中俄议会合作委员会第五次会议举行对话会立法圆桌会 外部和内部结合的产物A股市场增持回购还将好事连连 华为MateX折叠屏今年一定上市!技术问题已经攻克 首只“新三板+H股”的君实生物科创板IPO申请获受理 新京报:视力作为“成绩”上报倒逼校园近视防控 胡润:北京是30岁以下创业者之都上海深圳排前三 余承东又曝惊人之语明指三星是 蔚来汽车遭遇至暗时刻:股东权益为负偿债能力堪忧 中国是否有意在海湾地区组织护航编队?国防部回应 央行再提加大逆周期调节力度推动LPR进一步下降 高管离职、融资受挫昔日软件独角兽Docker风光不在 张志军被提名为吉林省副省长 特斯拉上海工厂主体建成:年底前可投产 外交部:美国对台湾军售违背自身做出的承诺 风险情绪好转FED降息预期提升 财政部将其持有的工行、农行10%股权划转给社保基金 兴业投资:国际油价宽幅震荡等待新的指引 瑞信:新世界发展目标价15.2港元维持跑赢大市评级 新任浙江纪委书记亮相曾是中国银行副行长 国庆期间北京部分地铁运营调整一览表(图) 为什么有些人会“死”而复生? 现金不足股票凑中国汽车新零售频发收购公告图什么 全聚德:从躺着赚钱到躺着当大爷 公园少修1级台阶被判赔伤者4.6万媒体:公平合理 长护险地方试点自主加码国家医保局明确表态扩围 侯晓春辞任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 约翰逊深陷严重政治危机仍顽固“坚守立场” 苏宁易购控股家乐福中国完成收购80%股份交割 三星正在开发新款入门级手机,或为三星GalaxyA5 哈尔滨警方销毁千余辆无路权车挖掘机“上阵” 全球最大出游潮:8亿人次斗图大赛机票降价航司咋想 油价面临持续走低风险 保险业前8月实现保费收入3.1万亿元同比增长13.04% 阿富汗总统大选今日投票稳定问题成焦点 上实城市开发9月26日耗资101.14万港元回购100万股 奥维通信引狼入室的故事:3年2卖壳16亿股6000万转卖 快讯:虚拟现实概念股开盘走强恒信东方等多股涨停 美菜网将调整县域合伙人加盟制刘传军:暂不考虑上市 “捡钱”机会又来:最高可获12天收益 报告预计:我国消费金融行业仍有五年以上高速成长期 茅台连出大招平抑价格物美超市京城投放万瓶 环球时报报告:外国人到底怎么看中国70年巨变? Facebook拟隐藏点赞数已在澳大利亚开启测试 北京大兴机场正式投入运营7家航空公司参与首飞 报告:三星S11将配备1.08亿像素摄像头+5倍光学变焦 手机鏖战迈入5G时代小米能否摆脱市值之困? 上海中期:玉米下游需求有望恢复价格或将反弹 教育部长说的哪3个数字让外宾“十分震惊”? 谭炯任贵州省副省长(图/简历) 京雄城际确定开通时间今日15时售票 车市“金九”失色日系安然无恙? 年尾市场转旺奔驰宝马等豪华品牌销量看涨隐忧仍存 上海中期:供需趋于宽松PP将宽幅震荡 功效型护肤品年复合增速达28.16%宣传应合理合规 新京报:煤电联动取消电力市场化再下一城 IPO被否后迁址西藏今天成功过会 国台办:台湾地区航空公司可自由选择是否用大兴机场 褚橙欲上市违背褚时健意愿?褚一斌称是父亲生前决定 特斯拉拟收费车内数据连接:年费100美元 科蓝软件:恒生电子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减持的可能 甘肃定临高速胡麻岭隧道右洞今日贯通 严重违法会计人员黑名单征求意见:5种情形将被拉黑 协同通信发行本金额6931.6万元换股债 八连胜后中青报发文谈女排精神:在于对职业的专注 人脸识别值机、刷脸登机等今天投运的大兴机场牛了 交通运输部:预计国庆假期公路网交通量同比增长5% 警惕反对派居然想这样害港警 北上资金还在继续买这些个股增仓幅度超100% “含光”含着什么样的光? 香港新世界捐地建公屋还将持续加码300万平方尺 阿里CFO武卫:已退出50多个投资项目实现收益180亿元 华泰策略:涨幅快且高+长假效应致回调但不影响趋势 调查显示:去年美国收入差距加大基尼系数创50年新高 盘中闪崩最大跌幅逾45%达芙妮发生了什么? 财政部将其持有的工行、农行10%股权划转给社保基金 民营银行再现新设!这家5G银行从批筹到成立仅4个月 Facebook集体诉讼遭驳回:原告未能证明高管虚假陈述 百年老店ThomasCook宣布破产复星旅文是否安好? 央行行长回应是否降息:保持定力坚持稳健取向 蒂森克虏伯监事会建议由MartinaMerz出任临时CEO 港交所正寻求98亿美元的贷款为收购伦交所提供融资 原优信CMO王鑫加盟威马汽车担任首席增长官 肯德基后麦当劳也推人造肉汉堡吃货开心股民更开心 卫健委主任:药品流通中间环节的成本该降了 国务院扶贫办主任:770多人牺牲在扶贫岗位上 刘永富:2013-2018我国贫困发生率从10.2%下降到1.7% 北京轨道交通运营里程年底将达到700公里 权益类基金点燃9月节后A股行情值得期待 光大理财的管理团队、产品体系首次集中亮相 王毅: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总钥匙 美参议院外交委通过“台北法案”台网友:好笑 昆明一店铺取名 理财产品估值、转让难点何在?交银理财这样看 交通部:今年国庆9座车暂不免通行费 考古证据显示史前人类也用“奶瓶”为婴儿喂奶 传音控股IPO发行价每股35.15元拟募集资金28.1亿元 造车新势力还有“蔚来”吗? 人民日报钟声:独善其身的想法会伤害全球共同发展 西方种族主义等问题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遭批评 央行行长易纲:下一步将继续用好“三支箭” 列不分区“立委”角逐台“立法院长”?吴敦义回应 去年广东GDP达1.47万亿美元占全国1/10 俄罗斯重列清单拟减少对女性就业的限制 恒逸董事长邱建林:银行要与企业同舟共济 央行今日开展200亿逆回购操作当日实现净回笼100亿 蔚来:召回4803辆ES8是利润率大幅下滑的重要原因 IMF新总裁来了:为应对挑战做好准备 农业部部长:圆了历朝历代没能圆上的“温饱梦” 市场重回调整趋势IC多头离场意愿较强 波音CEO将出席听证会首次就737Max坠机事件作证 德国将向托马斯库克旗下神鹰航空提供3.8亿欧元贷款 美国女子婚礼上接到捧花男友跨栏逃跑并驾车离开 瑞信:石药维持跑赢大市评级升目标价至19.17港元 青岛银行拨备率贴红线行长去年薪酬229万居同业前列 因小区禁外卖车进入送餐员朝电梯按钮吐痰已被拘 大成基金朱哲因个人原因离职卸任4只产品基金经理 金正大更正半年报银行承兑汇票、商业承兑汇票余额 孟晚舟律师:加方滥用程序替美国秘密调查 快递员“紧缺”:月薪七八千,也难招到人! 官方详解小米全面屏电视Pro12nm芯片AmlogicT972 美元又一种崩溃方式,你相信数字货币能取代美元吗? 小米开5G新品发布会雷军:在500强企业上班不容易 周鸿金:德拉基携初请数据来袭 米家往复双刀剃须刀发布:3大升级价格不变 英国首相约翰逊还想休会遭议会否决 人民日报海外版望海楼:70年面向未来踏征途 刘振国:白酒马太效应明显品质和产区竞争成趋势 人民日报任仲平文章:奋斗创造人间奇迹 长三角又双叒叕成立了一个新联盟这次是关于人才 科技股要见顶?北上资金还在继续买增仓这些个股 热议:最受业内人士看好的白酒股有哪些(附股和逻辑) 港股午后维持跌势现报25965点跌76点 万凯梓:美元飙升突破99关黄金暴跌逾30美金关注千五 联合国报告:在这个领域中国打破美国的绝对垄断 河北张家口市蔚县发生3.1级地震震源深度19千米 广州浪奇终止收购百花香料存货余额17亿同比增106% 没有点赞功能会更好吗? 阿里CFO武卫:已退出50多个投资项目实现收益180亿元 双胞胎哥哥多次替弟弟背锅这次他差点又被坑了 马加能跻身云南玉溪市委常委:1月任市公安局局长 特朗普最大的麻烦来了一切才刚刚开始 季峥:周一黄金出现持续反弹小阳线报收 realme首款6400万四摄realmeX2售价1599元起 家乐福正式姓“苏”?苏宁48亿买家乐福要下什么棋? 专家:法定数字货币会降低现金使用率但不会完全替代 中国基民故事感受 国庆北京浙江等地景区门票降价或免费你会去哪? 重点来了!王毅在纽约这样谈中美关系 我太难了:激光电视与传统液晶电视争宠到底买哪个? 30日起满7周岁内地居民可使用自助通道过境澳门 铁路国庆运输今日启动预计发送旅客1.42亿人次 美媒分析:对抗中国无法提升美国竞争力 财政部将所持农行工行股权的10%划转给社保基金 科创板亟待摆脱散户属性 京雄城际铁路今日开通北京西站到大兴机场仅30分钟 瑞银:大多数超级富豪预计明年会出现衰退并在做准备 哈尔滨反腐再升级:主政市纪委九年多的副部被查 国务院扶贫办:新建改建贫困地区公路50多万公里 中方深夜回应:支持中企继续自美采购大豆、猪肉等 海航控股再卖9架飞机上半年已处置20架 内地95后登广告邀港青看阅兵:让他们看祖国多强大 深交所投教青海站活动:扎实履行监管职责尊重投资者 五角大楼:向沙特增派美军200名并部署爱国者导弹 “期货第一股”市值突破170亿碾压多只券商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