English
邮箱
联系我们
网站地图
邮箱
旧版回顾


www.77psb.com_www.77psb.com-【全新推出】

文章来源:SEO 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5 17:12:59  【字号:      】

www.77psb.com_www.77psb.com-【全新推出】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

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

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

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维和战场上“最厉害的特种兵”#标题分割#  李庆昆是第80集团军某合成旅侦察营营长,现任中国第六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快反中队中队长。曾参加全军特种兵比武,夺得3金1银1铜,综合成绩第一名。先后被评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,原沈阳军区“学雷锋标兵”,荣立一等功、二等功、三等功各2次。  李庆昆是伴着枪声入眠的维和勇士,也是展现大国形象的中国军人,然而他的精武传奇不止写在维和战场。  执着胜战追求  战友们见到李庆昆,看着他那健硕的身材、结实的肌肉都会感叹:“真是天生的特战精兵!”但其实他刚入伍时是个胖子。  刚参军时李庆昆体重100多公斤,跑步跟不上,障碍过不去,体能考核排倒数。但军人家庭出身的他有股不服输的劲儿,为了闯过“体重”关,他坚持多喝水少吃饭,穿上棉大衣、大头鞋,再背上全副武器装具练长跑。  新兵下连时,李庆昆的体重减到70多公斤,综合成绩名列前茅,5公里武装越野更是全连第一。  有了这段刻骨铭心的新兵记忆,李庆昆在精武强能的路上奋勇向前:入伍第一年,他通过原军区“特战精兵”认证;第二年打破集团军特种兵6公里武装奔袭纪录;第三年以全优成绩被上级认证为“猎人”“优等狙击手”;在“砺刃-2013”全军特种兵比武中,他忍着腰伤完成比武课目,取得3金1银1铜、总评第一的成绩,荣立一等功,第二年被原四总部评为“全军爱军精武标兵”。  然后,部队很快迎来了换装转型,面对无缘无故的电台“罢工”、车辆熄火、无人机“失明”等问题,李庆昆有过短暂茫然,但他很快迎头赶上。  这期间,作为连长的他夜以继日地学习钻研,上千份说明书他带头“啃”,专业技术等级认证他第一个上,实弹射击他第一个打。换装当年他就带领连队获得旅装甲分队专业和共同课目比武双第一,被集团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连。  2018年年初,李庆昆参加了陆军第一次军人代表大会,他在发言中谈道:对于一支在现代化道路上奋力追赶的军队来说,改革无疑是一条光荣的荆棘路,我必以克敌角逐之力闯关夺隘、换羽重生。  履行正义使命  马里曾被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评价为“最危险的任务区,没有之一”。  2012年,马里共和国发生军事政变,时任总统阿马杜·图马尼·杜尔被赶下台,各种恐怖势力趁火打劫,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百姓苦不堪言。2013年,应联合国请求,中国决定派出赴马里维和部队,这也是中国军队自1990年参加联合国维和行动以来,首次外派的维和安全部队。  组建首批赴马里维和警卫分队的任务,落到了李庆昆所在单位头上。此时,刚参加完比武的李庆昆满身伤病,母亲也重病在床需要照顾,在忠与孝的两难中,他选择先尽忠后尽孝,毅然走向硝烟弥漫的马里。  2013年12月12日,搭载着首批135名先遣维和官兵的军机抵达加奥,刚下飞机,李庆昆和战友们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惊了:机场候机楼几乎只剩下一个空架子,行李传送带被一些人当成座椅,墙上布满弹孔,飞机跑道上被炸得到处是坑,只能满足中短距离滑行的军用飞机起降。  李庆昆回忆说:“当时正值动乱高峰,种族冲突不断,教派血斗随处可见,恐怖分子大肆制造血案,全部由中国警卫分队保护的加奥联马团司令部成为重点袭击目标。”入营第一周,部队警戒区域就遭受3次曲射火器打击,所有官兵都处于高度紧张戒备状态。  李庆昆所在的快反中队不仅要负责营区哨位警戒,还要担负联马团司令部安全防卫和武装护送、勘察巡逻等任务,队员每天要穿戴20公斤重的装具在接近60摄氏度的高温天气下执勤18个小时,而且随时会被夜里的警报惊醒。  面对战场高压,李庆昆为了让中队其他战友轮换调整,始终坚持随队出勤,守在危险的第一线。两个月后,超强度的任务负荷和蚊虫肆虐、病毒横行的恶劣环境使他感染了当地一种“土病”,连续3天高烧40摄氏度,这次患病也给他造成了不可逆转的肝损伤。  其间,中队接到护送马里政府官员的任务,需要途经加奥东南地区的“死亡之路”。尚未痊愈的李庆昆坚决请战,“这条路没人比我更熟悉”,并立下军令状,成功说服了队长。  护送途中,他在首辆步战车上观察发现路边有人为处理痕迹,便立即命令车队变更路线,并将情况上报。事后联马团通报,马里政府军和法军在此路段遭遇爆炸物袭击,造成1死3伤。  2014年5月,战区速报“政府军与反政府军已经交战,战火即将波及加奥地区。”有一天,营区周边不明身份武装人员明显增加。针对骤然升级的局势,维和部队指挥部决定展开实弹战术演习,以武慑敌、示武止战。  “谁来打响第一枪?”誓师动员会上,有人发问。瞬间,会场气氛变得凝重。  李庆昆向前一步,双眼炯炯有神、声音响亮地说:“我来!”  演习准时开始。李庆昆像往常训练一样,沉着地跃进、据枪、瞄准。“砰!”一声枪响,150米外的目标应声爆裂。随后,战友们相继开火,各种武器齐声怒吼,向世人宣示着中国维和部队维护世界和平的坚定决心。  目睹这一场景,隐藏在人群中的恐怖分子相继离开。两小时后,联马团调停交战双方,反政府武装一名头目对联合国官员说:“这次谈判的成功要感谢中国军队,他们非常厉害,我们不希望与这样的对手发生正面交锋。”随即,反政府军在距离维和营区10公里处确定“停火线”。  事后,肯尼亚籍记者佛密达对李庆昆进行了专题采访,结束时她赞叹:“我拍过几十个国家的军人,他是我见过的最厉害的特种兵。”  擦亮“中国名片”  2018年5月,已为人父的李庆昆再次报名参加维和,出征时,他的儿子刚出生17天。此时,中国维和部队刚从独立营区搬迁到超级营地。在这里有来自24个国家的军队和军事人员,中国军人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关注。  入营不到20天,战区就对新轮换的6支任务分队进行防卫能力评估,快反中队的应急支援行动是评估的最重要一环。李庆昆带领队员30秒内完成接收警报、快速出动和进入战位等动作,出色的表现帮助警卫分队获得总评第一名。  评估现场,一旁观摩的美国军事顾问毫不掩饰地赞许道:“中国维和部队的作战能力令人钦佩,这是经过长期训练才能拥有的战斗素养。”  友军的肯定并未让他感到轻松,与5年前相比,马里境内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虽然少了,但恰逢总统大选之年,当地安全形势却空前紧张,维和官兵面临的安全威胁有增无减。  6月8日,3名联合国雇员在加奥市区购物途中被恐怖分子开枪打伤,袭击虽然发生在加奥市中心医院附近,但他们却跑到10公里外的中国二级医院求救。由于血源不足,李庆昆临机受命去机场取血,不料途中却遭遇两辆武装皮卡拦在路上,没有任何派别标志,所有车辆都掉头避开。  “这是通往机场的唯一道路,为了救人必须闯一闯,但我也做好了牺牲的准备。”回忆起当时的场景,李庆昆心有余悸。  刚一下车,几支黑洞洞的枪口对准了李庆昆的头,随行的翻译正准备与他们交涉,其中1人围着车转了一圈,看到了车上插的五星红旗后,便示意车辆离开。一路上,包括马里政府军和机场安检在内的3处检查站,看到车上的五星红旗都是直接放行。这一次,电影《战狼2》里的剧情在这里真实上演,两名受伤的联合国雇员也因此得到了及时救治。  如今,中国国旗已然成为穿越交战区的“生命屏障”,机场安检人员看到悬挂中国国旗的车辆都会直接放行,每次外出执勤,车上悬挂的中国国旗都能吸引路边的孩子竖起大拇指,追着车队跑上几百米。  “军人生来为打仗。”在一次次血与火的淬炼中,在向死而生的维和战场上,李庆昆用生命捍卫了中国军人的血性与尊严,用过硬的素质擦亮了“中国名片”。  贾春明来源:中国青年报  2019年05月23日11版

在全国率先打通企业公积金开户环节#标题分割#  公积金开户免申请、无材料、审批部门“无人受理”,日前,南湖区企业以一种无比轻松的方式,再次感受到了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带来的便利。这也是去年南湖区在全国率先实现“企业开办一日办结”后,继续延伸企业开办“一件事”业务链的又一次全国创新。  企业开办仅需一天时间!去年,南湖区在全国率先推出了企业开办全流程“一件事”一日办结做法,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对此,浙江省委书记车俊,省委副书记、省长袁家军专门作出批示肯定,南湖区的这项审批创新做法还作为样板,在全省得到推广。最近,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文,对2018年落实有关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予以督查激励,南湖区由于在推进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中成效突出,实现率和满意度位于全省前列,又获点赞激励。  企业开办不仅仅是法人主体地位的确认,作为一个实际运作的单位,还会涉及很多方面,其中就包括公积金开户。但是,以前办理过该业务的企业都知道,看似一件简单的开户,却需要完成注册登记、公章刻制、银行开户、社保参保开户等手续,完了才能再跑去公积金窗口办理开户。  那么,南湖区是如何打通这层层环节,让企业在免申请、无材料情况下“悄然”实现公积金开户的呢?  南湖区政务数据局(行政审批局)负责人介绍,这项改革的成功实现,主要还是依托了信息共享和容缺机制。在流程再造过程中,该局在企业完成注册登记时,已将相关信息通过“企业开办一窗受理平台”推送给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,免去企业申请公积金开户的程序,还免去原先需要提交的营业执照、法定代表人及经办人身份证、一户通协议、申请表、职工名册等6件材料,做到“一次提交、多方复用”。  这么复杂的程序,南湖区又是如何做到的呢?答案是“机器换人”。以“数字政府”思维创新政务流程,建设智能化业务系统,模拟受理人员的工作逻辑,以系统运算取代人工受理。在新增的公积金开户模块中,南湖区将企业开户所需的信息推送到“嘉兴市住房公积金综合业务系统”相应采集项,并自动生成单位公积金账号,不受工作日限制,该项开户可实现一周7天24小时自动受理,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。  “这项审批创新对我们企业来说非常实用。”一名企业法定代表人高兴地表示。公积金账号以短信方式传送到法定代表人手机,当企业招录职工到位、需要缴纳公积金时,只要登录嘉兴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平台,以单位公积金账号激活账户,待补充完善相关信息后,次月公积金账户即可开始扣费。  据悉,目前南湖区首批150多家企业已在办理注册登记时同步完成了公积金开户手续,有效实现了公积金开户办理窗口清零、企业跑动次数清零、办理环节清零、申报材料清零、等待时间清零。在全国率先打通企业公积金开户环节#标题分割#  公积金开户免申请、无材料、审批部门“无人受理”,日前,南湖区企业以一种无比轻松的方式,再次感受到了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带来的便利。这也是去年南湖区在全国率先实现“企业开办一日办结”后,继续延伸企业开办“一件事”业务链的又一次全国创新。  企业开办仅需一天时间!去年,南湖区在全国率先推出了企业开办全流程“一件事”一日办结做法,在业内引起了不小的反响。对此,浙江省委书记车俊,省委副书记、省长袁家军专门作出批示肯定,南湖区的这项审批创新做法还作为样板,在全省得到推广。最近,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发文,对2018年落实有关重大政策措施真抓实干成效明显地方予以督查激励,南湖区由于在推进“最多跑一次”改革中成效突出,实现率和满意度位于全省前列,又获点赞激励。  企业开办不仅仅是法人主体地位的确认,作为一个实际运作的单位,还会涉及很多方面,其中就包括公积金开户。但是,以前办理过该业务的企业都知道,看似一件简单的开户,却需要完成注册登记、公章刻制、银行开户、社保参保开户等手续,完了才能再跑去公积金窗口办理开户。  那么,南湖区是如何打通这层层环节,让企业在免申请、无材料情况下“悄然”实现公积金开户的呢?  南湖区政务数据局(行政审批局)负责人介绍,这项改革的成功实现,主要还是依托了信息共享和容缺机制。在流程再造过程中,该局在企业完成注册登记时,已将相关信息通过“企业开办一窗受理平台”推送给住房公积金管理部门,免去企业申请公积金开户的程序,还免去原先需要提交的营业执照、法定代表人及经办人身份证、一户通协议、申请表、职工名册等6件材料,做到“一次提交、多方复用”。  这么复杂的程序,南湖区又是如何做到的呢?答案是“机器换人”。以“数字政府”思维创新政务流程,建设智能化业务系统,模拟受理人员的工作逻辑,以系统运算取代人工受理。在新增的公积金开户模块中,南湖区将企业开户所需的信息推送到“嘉兴市住房公积金综合业务系统”相应采集项,并自动生成单位公积金账号,不受工作日限制,该项开户可实现一周7天24小时自动受理,极大地提高了工作效率。  “这项审批创新对我们企业来说非常实用。”一名企业法定代表人高兴地表示。公积金账号以短信方式传送到法定代表人手机,当企业招录职工到位、需要缴纳公积金时,只要登录嘉兴市住房公积金管理中心平台,以单位公积金账号激活账户,待补充完善相关信息后,次月公积金账户即可开始扣费。  据悉,目前南湖区首批150多家企业已在办理注册登记时同步完成了公积金开户手续,有效实现了公积金开户办理窗口清零、企业跑动次数清零、办理环节清零、申报材料清零、等待时间清零。




(www.77psb.com_www.77psb.com-【全新推出】)

附件:

专题推荐


© www.77psb.com_www.77psb.com-【全新推出】SEO程序:仅供SEO研究探讨测试使用 联系我们

请勿用于非法用途,否则后果自负,一切与程序作者无关!

百站百胜: 我来贷品牌升级为我来数科发布“BIG”战略原因有三 今年第7艘国产盾舰下水伯克级保持25年记录被打破 外汇局:上半年我国证券投资净流入230亿美元 股价年内蒸发46%巨头群殴下奈飞要撑不住了? 俄媒:乌总统晒与特朗普合影暴露“小心机”(图) 河北交通运输厅:雄安对外骨干交通路网建设7个项目 茅台大户提前打款千万有黄牛发朋友圈 新京报:煤电联动取消电力市场化再下一城 *ST地矿:9月26日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实行其他风险警示 科创板最惨股:晶晨股份上市29日股价已腰斩财报存疑 美国与日本签署有限贸易协议汽车关税留待日后谈判 新京报:70年财政增收3000倍民生保障今非昔比 荷兰ING集团:欧洲央行的宽松政策可能会适得其反 深交所修订ETF实施细则当日申购ETF份额当日即可卖 人民日报海外版:70年我们都是追梦人 苏宁新成员家乐福的新目标:赶超沃尔玛 本周机构强力看好的股票出炉3股潜在涨幅超40% 外资入华四十年:可口可乐曾用一年利润换下央视广告 国海富兰克林基金人事调整邓钟锋离任后依旧一拖三 联姻滴滴丰田再露出行野心 2019年钢铁终端消费需求预测:延续上涨涨势放缓 不断供两家“世界第一”的芯片商宣布力挺华为 萨尔瓦多总统首登联大演讲台:等下我先来张自拍 光大证券:保持耐心调整中逢低吸纳 日本奥运第一轮抽签售票:违规账户购入6900张门票 新京报:视力作为“成绩”上报倒逼校园近视防控 小米跌近4%失多条主要平均线市场对新手机反应一般 云南:2020年底前拟建14座生活垃圾焚烧发电厂 评论:“天价宿舍”风波不能“闹大才治理” 泰国北碧府一架飞机坠毁导致机上2人全部遇难 副省级城市的这个副省级岗位上落马他是首个 全国“信易贷”平台启动助力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 当前国内豆粕想抄底还需稍安勿躁! 资本遇冷高分成共享充电宝涨价玩家造血or渠道裹挟 日本鼻北小岛消失外界认定其领海后退500米 托马斯库克倒闭英国政府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2025年旅客吞吐量将达7200万 央行:创新和完善宏观调控保持物价水平总体稳定 副省级城市的这个副省级岗位上落马他是首个 刘永富:预计到今年底全国95%左右贫困人口将实现脱贫 蓬佩奥一再污蔑中国治疆政策王毅在美国放出警告 引渡案再次开庭孟晚舟发朋友圈:感谢风雨同行的你们 女排十连胜锁定冠军人民日报:谢谢你们女排姑娘 美声称要退出的“万国邮联”有什么职能?媒体解读 蓝光发展近18亿揽华景域股权上半年增土地储备28个 481份三季报业绩预告出炉22家公司业绩持续环比增长 中行等金融机构保障助力广东实现“四通八达” 同盾爬虫业务相关高层配合调查独家披露近3年业绩 理财资金瞄上新目标公募竞技“固收+”产品 北京写字楼成交放缓零售供应近一半为城市更新项目 八连胜后中青报发文谈女排精神:在于对职业的专注 三星S11或将搭载4800万像素镜头拍照能力全面提升 美防长登上核潜艇盛赞其战斗力然而该艇已趴窝4年 深交所理事长吴利军履新光大集团副董事长、总经理 人民日报海外版:维护网络安全要有“软”“硬”两手 新中国自成立以来有哪些翻天覆地的变化? 国资划转社保加速:农行首吹号角470亿权益资产挪移 美媒:美航母作战范围大增避免进入东风26射程 银行理财净值化多资产全策略布局 天风证券:十月可能有超跌反弹 剑南春挺价旗下大单品“水晶剑”国庆实施控量政策 消费金融反欺诈的三大“错配陷阱” 耐克单季大中华区销售超百亿:潮鞋猛赚,炒鞋助涨? 数聚魔盒到底怎么回事?同盾科技第二次出来辟谣了 刘昆:养老保险基金运行总体平稳养老金发放有保证 富道集团向客户提供应收账款保理服务 任正非:中国首先要抓基础教育要具有和世界同轨能力 华海药业:拟中标本次集采中标产品占18年收入14% 财政部给社保基金转了近1200亿对养老金有啥影响? 钢铁|国庆期间环保限产影响几何? 经济参考报:发展旅游产业应多在“门票外”做文章 黄金暴涨原油暴跌行情操作 海关总署:中国8月进口168万吨美国大豆 住建部部长王蒙徽:城镇人均住房面积提高到39平方米 中国军方:国庆70周年阅兵将有9大亮点 蔚来汽车预计今年毛利率仍会是负数 爸爸带女儿喝喜酒醉倒第二天看朋友圈发现娃丢了 环球时报:经济超级大国?中国承受不起这个标签 马斯克再陷集体诉讼:特斯拉股东质疑收购交易存私利 莫千机:黄金原油走势解析短线思路长线启动点 希捷明年推20TBSMR硬盘2026年HDD冲击50TB+ 华储网通知9月第2次中央储备冻猪肉投放竞价交易事项 “四大家族”郑氏无偿捐地27万平米李嘉诚最新回应 印度总理:印度将在未来五年内停用一次性塑料制品 三季报时间表出炉:预喜股提前亮相业绩浪一触即发 上海辖区上市公司网上集体接待投资者 用户流失、竞争加剧两月暴跌近50%的奈飞跌落神坛! 阿里P8程序员的这份征婚贴,网友们看后吵翻了 芝麻信用运营主体法定代表人变更井贤栋退出 海信电器:正在评估美国调查初步看影响不大 大庆油田发布多项重大勘探开成果 金融圈的颜值鄙视链:因为丑进不了国际投行 浩吉铁路开通中国新增南北煤运大通道 汇嘉时代5000万设子公司遭问询是否会增加关联交易 经济参考报:“六个核桃”赢了官司也不足以高兴 王毅联大阐释中国发展密码:成就不是天上掉下来的 丰盛控股午后暴涨33.33%9月26日回购2367万股 乐信二季度大赚6亿为何让出一董事会席位融资20亿? 海通证券:节前大概率会保持维稳行情 建国70年伟大成就:GDP增长174倍财政收入增长3000倍 脸书收购一家脑科学初创公司收购价或高达10亿美元 广西初中生被扔下4楼因先欺负别人?其父这样说 欧美农产品轮番冲击日本市场日农民抱团 欧洲经济疲软奈何美元剑拔弩张欧元或下看1.08 华禧控股现升逾10%获广东水环境生态修复项目 进击的京东方:OLED显示加速发展构建物联网蓝图 纪委书记自杀未遂被通报“以极端方式对抗审查” 美国高通CEO:在迈向5G进程中中国走到了世界前列 南方基金孙鲁闽卸任4只产品基金经理仍管理9只基金 国庆节给孩子一个礼物2000元以内学生手机推荐 评论:完善“保险+期货”模式助力精准扶贫 台媒:美军机通过台湾海峡解放军战机升空监控 高校学生用显微镜扫描探针绘“70图案”祝国庆 价值超1151亿!财政部向社保基金会划转工行农行股权 余承东公布Mate30ProDxO评分:总分121居第一 加拿大千万美元彩票得主在埃塞俄比亚神秘死亡 去年弃A今年选H卖酸菜鱼的“九毛九”拟赴港IPO 216家公司预喜近百家公司预计三季报净利润翻倍 从1949年到2018年中国人均预期寿命翻了一倍多 股份行首家理财子公司光大理财加入战局 基金经理杜猛:做多中国,看好A股长期向上趋势 美媒“数”说中国经济崛起:世界对中国依存度上升 华为Mate30Pro评测:外观大改拍照升级的它香不香? 长安汽车:与福特汽车签署战略协议发布长安福特计划 格力集团子公司成长园集团第1大股东称不谋求控制权 人脸识别领域相关金融标准将出 稀土行业将迎来新资源税率利好上游开采企业 任泽平展望中国未来:十年后有望跃升为第一大经济体 贵阳农商行66亿不良贷款哪去了? 玖富入股湖北消金金融科技公司为何青睐持牌消金 海口20家企业发起倡议明确17种蔬菜及猪肉零售价 药品集中采购由试点扩展到全国25种药价格再降25% 海马减持钧达股份持股比例变为0 当新莫干山会议遇见青年才俊一场改革激辩发生了 明年iPhone要剪刘海儿?还能保留面部识别技术? 日央行行长:确保对Facebook天秤币最高层级监管 三连板纵横通信:股东及董事拟减持股份 大兴机场经济效应:分流周边机场引导京津冀票价降低 5G被质疑?任正非:历史会证明5G将给人类创造财富 苏宁易购正式收购家乐福中国将加速快消领域布局 【新浪保险评测室】养老保险跨省迁移会产生损失吗? 李大霄:A股市场重心向上动力增强 易纲:注重保护普通存款人和理财投资人的权益 金九银十消费旺季:利好钛白粉板块机构建议关注龙头 第二轮带量采购的药企博弈:新对手新危机 韩国现代副会长:5年内将量产自动驾驶汽车 蔚来汽车3年半亏损超400亿钱都去哪儿了? 新世界发展营收同比增26.5%公司股价大涨3.6% 田间地头的“金融课”:天津扩大金融知识普及范围 银行板块午后异动拉升奋力护盘原因何在? 振静股份上市两年被借壳控股股东拟变更为巨星集团 网易CEO丁磊口述:创业始于热爱成于创新 北京冬奥会九类服务机器人公开征集评选 德媒羡慕中国有更多人才:欧洲面对攻势无法行动 券商8月净利同比增长近500%机构看好这些券商股 电子烟巨头CEO辞职暂停一切广告 华凯保险剔除华盟公估自称相关人员疏忽致公告迟到 宝宝树被曝裁员后续:创始人欲加盟电子烟品牌 这个“神秘”方队有27名将军领队是战狼原型 “通话门”后与特朗普会面泽连斯基表情亮了(图) 央行今日开展300亿逆回购操作当日实现净回笼100亿 科学家揭晓星团存在神秘机制潜在“扼杀星系” 价值超1151亿:财政部向社保基金会划转工行农行股权 揭秘一元人民币上的高颜值美女你知道她是谁吗? 北京大兴机场飞行攻略:广东飞北京将节省半小时 快讯:食品股集体走强天味食品涨逾6% 刘键:“期货+基差”定价模式可提高现货交易效率 快讯:银行板块持续走弱西安银行跌逾3% 北上资金越跌越买逆市加仓科技股 深交所投教甘肃站活动:引导投资者树立正确投资理念 杀人回忆凶手原型照片曝光与警方模拟画像相似 我国对外投资流量世界第二国企占对外投资存量近70% 小摩CEO曾建议迪士尼拍女性职场喜剧被“负分滚粗” 存量博弈下机构看重确定性 中资机构国际化动力强劲银行保险国际化驶入多赛道 15家科创板保荐券商跟投浮盈超22亿 徐穆雯:现货黄金震荡 申万期货:逢低做多铁矿石交易策略报告 担任韩国瑜副手参选2020?朱立伦回应了 媒体:出行APP强行“社交”航旅纵横为何卖暧昧 探秘国庆70周年阅兵方队:昆虫爬脸纹丝不动 消费购物向线上拓展到6月我国网络购物用户6.39亿 一加7T印度发布会“奥利奥”圆形三摄是主要卖点 习近平宣布:北京大兴国际机场正式投入运营 云南大理至临沧铁路澜沧江双线大桥顺利合龙 英皇证券:美汇维持强势港股料交投或沉静 台主持人当众夸大陆北斗系统:让美国人恨得牙痒痒 OPPORenoAce发布会正式确定:10月10日,成都见 茅台大户提前打款上千万元有黄牛称“茅台割韭菜” 对话南航:飞行滑行时间最多可节省40分钟 普洛药业:左乙拉西坦片拟中选联盟地区集中采购 支付宝9个月推三代刷脸支付设备管理层回应监管问题 一位证券分析师的黄金10年:经历两轮牛熊洗礼 《精灵宝可梦GO》误把小米手机识别为作弊机型 颜晓东开航即具备两项绝技 维信诺进入华为供应链体系借力5G抢占市场份额 蔚来巨亏220亿:李斌妻子晒奢侈品再亏不能亏妻子